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我家的大明郡主 第四百九十二節 撤退

本章節來自于 我家的大明郡主 http://www.sejzcq.live/114/114821/
    夜色黑暗,天上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月亮,大地上炮聲轟隆,爆炸的閃光連綿不斷,照得雪地上亮如白晝,大地在輕微地顫抖著。

    陣地胸墻后,一道巨大的身影閃電般躍起,一支鋒利的爪子向著許巖的臉上猛然劃下,勁風撲面,迎面而來的寒氣凌厲得有如實質!

    這頭魔物埋伏在陣地的胸墻后面,待到許巖接近才猛然撲出,這一爪下去,力量足可開石劈巖,便是鋼澆鐵鑄的柱子也給當場撕裂了!

    魔物這一記偷襲來得突然,好在許巖的反應更快。他身形一閃,已橫移出兩米外,恰恰躲過了這兇悍的一擊。沒等魔物的身子落地,只見一道白光閃爍,猶如閃電劃過夜空,只聽“嗤”的一聲撕裂聲響,魔物的身軀在空中就被攔腰斬斷。

    一瞬間,魔物的身軀陡然斷成了兩截,那巨大的身軀“啪、啪”兩聲落地,汩汩的綠色液體從怪物被斬斷的傷口處激噴而出,紛揚灑了一地,腥臭味撲鼻。

    被腰斬的魔物一時還沒死,它在地上抬起頭,眼冒紅光,如蟲子一般蠕動著,向許巖慢慢地爬過來……這畜生,都被斬成兩截居然還不死心!

    許巖懶得再出劍了,他飛起一腳,把怪物的半截身體給踢飛出十幾米外。

    消滅了一頭兇殘的魔物,許巖并沒有感覺到歡愉,反而是擔憂起來:隨著時間的流逝,越過炮火墻出現的魔物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強了,自己清除起來也越來越吃力了。

    在這漆黑的夜晚,自己在陌生的土地上中孤身奮戰,抵擋整段陣地的魔物。自己不斷地揮劍斬殺,地上的魔物尸骸不斷地累積,許巖都數不清自己到底斬殺了多少怪物,但更多的怪物則是源源不斷地出現,仿佛浪潮一般永無止境。

    這樣在陣地上不斷地來回奔走,消滅越過炮火墻的魔族,一個多小時的高強度作戰下來,縱然以許巖超人的力量,他也感覺吃不消了。

    有幾次,他都差點要放棄了,但因為知道這是人類與魔物的對決之戰,想到朱佑香對自己的期望,想到那些依然在奮戰的戰友們,許巖就默默地在心里為自己鼓勁:“如果自己放棄,不但對不起那些依然奮戰的戰友,更對不起舍命救自己的軒蕓!無論如何,自己不能停歇!”

    這樣反復激勵自己,拼殺了一個多小時,許巖的靈氣和體力已經消耗殆盡了。

    他以劍拄地,深深地喘了口氣,身子晃了下,最后還是堅持不下去了,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太累了!拼殺到這個地步,恐怕已是自己的極限了吧?

    借著雪地的反光,許巖看了下手表:“已是晚上九點五十五分了。增援部隊為什么還沒到?不是說好了,一個小時就能來的嗎?已經超過時間了,為何還不見人影?”

    現代戰爭最講究精準。現在部署在箱根的部隊都是日本和各國的精銳部隊,雖然下著雪,但這種程度的雪不可能阻礙機械化部隊挺進的。

    許巖想聯系詢問,但他拿起肩頭的對講機,只能苦笑:電磁干擾嚴重,打開對講機里只能聽到“呲呲呲”的一片雜音,根本聽不到聲音。

    現在,許巖實在堅持不下去了。他躺在冰冷的雪地上,只覺得全身上下累得一根小指頭都不想動了。

    “許團長……許團長……”

    遠方傳來了依稀的聲音,許巖一個激靈,猛然坐了起來。他望過去:黑暗的夜色中,有人打著電筒遙遙朝這邊走過來了,他們邊走邊喊:“許團長……”

    許巖大喜:援軍終于到了!他掙扎著站起來,喊道:“我在這邊!”

    兩邊一會合,許巖卻是愣住了:自己盼了半天的援軍,怎么才是稀拉拉的十幾個士兵?這群士兵,領頭的人還是自己的熟人劉洋。

    一路過來,沿途看到滿地的魔物尸骸,劉洋十分吃驚,他興奮地嚷道:“巖子——呃,掌門師傅,你太厲害了!你一個人殺了這么多怪物啊?我們一路過來,看到被你殺的怪物那么多,數都數不清了,都堆起來了!這不怕有上千頭怪物了啊?”

    士兵們紛紛點頭,看著許巖的眼神里充滿了震驚和崇拜。

    但這時,許巖哪有心思聽這個:“胖子,怎么來的是你?后方來的增援呢?莫非你們是先頭部隊?”

    “師傅,增援沒啦!他們不會來了!”

    許巖怒道:“說什么胡話呢!這么大一段陣地沒人防守,指揮部怎么可能不管?”

    “是真的,許團長!”這時候,一名陌生的士官過來插話了:“許團長,我們是一連一排二班的,耿連長命令我們通知您趕緊回去,因為今晚的戰斗已經失敗了,我們立即要撤退了。”

    不敢相信地望著那名陌生的士官,足足過了三秒鐘,許巖才反應過來。一瞬間,他憤怒地嚷了起來:“怎么回事?!我們為什么要撤退?!這個缺口,我明明已經堵上了啊!

    莫非,是你們中間有人貪生怕死,想臨陣逃脫嗎?!是誰,說出來!”

    今晚,許巖已斬殺魔物過千,累積的殺意盈然。當他憤怒起來時,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如獅如虎的兇悍殺氣,這殺意濃烈得有如實質,變得猶如兇煞般凌厲,連在場幾名久經戰場的菁英士兵都感到了畏懼。

    士兵們眼神中都露出了恐懼,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眼看許巖有失控的危險,劉洋急忙沖過來抱住了他,急匆匆地解釋道:“巖子,不要急!巖子,撤退是團部的命令,不關一連的事!”

    “怎么回事?”

    “今晚開戰以后,印軍的幾個營都向后逃了,他們逃得太快了,指揮部連補救都來不及。一個小時前,南村、左島和高橋方向的陣線已完全崩潰了,不但印軍逃了,連日本自衛隊都開始撤了,魔物已大批地涌過去了,西南方向的戰線已經完全崩潰了,現在,咱們負責的東北方向陣線也快完蛋了!

    現在,團部命令我們二營全體立即撤退,向團部會合,馬上撤!巖子,你一直沒回來,耿連長特意派了一個班的戰士過來找你,他怕你不相信,特意讓我跟著過來說清楚。”

    士兵們紛紛附和:“是啊,許團長,事情就是這樣的!咱們一連可沒有孬種,但其他部隊都撤了,咱們總不能留在這邊等死啊!”

    如同當頭被人打了一棍,許巖眼前一黑,頭暈目眩:原來,自己在奮戰的時候,別人都在忙著如何逃跑,整個戰線已經瀕臨崩潰了!自己整整一個小時的堅持,竭盡全力的奮斗,統統是毫無意義的。

    一時間,許巖只覺只覺得悲上心頭,萬念俱灰,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了,連站立都站不穩了。幸好劉洋看到不對,趕緊扶住了他:“巖子,你怎么了?你沒事吧?”

    被劉洋攙扶住了,許巖堪堪穩住了腳步。回頭望著大雪覆蓋的陣地上,到處都是被自己斬殺的魔物,紅的黑的紛紛揚揚灑成了一片。

    自己今晚的堅持和奮戰,現在看起來就像個笑話。自己到底在堅持什么啊!

    他苦笑:“胖子,我沒力氣了,你扶我一把。”

    ~~~~~~~~~~~~

    許巖是被救援的士兵背著回到一連陣地上的。聽到許副團長跟魔物拼殺累得脫了力,耿超連長急忙過來探望。

    下雪的冷天,耿俊卻是急得滿頭大汗,汗水在他眉毛和頭發上都結成了白色的冰凌。知道許巖并沒受傷只是脫了力,耿俊如釋重負:“謝天謝地,許團長,好在您沒事!剛剛團部還來電話問您呢,要求我們,必須護送您安全撤退。幸好您安全回來了。倘若您出了事,他們還不把我剝了皮啊!”

    許巖躺在擔架上,他問道:“耿連長,現在情況怎么樣?”

    “左邊的三連和營部正在向后撤退了,二連已經跟向我們連靠攏,我們兩個連會合起來一起走!許團長,咱們的時間不多了,炮兵給我們的掩護只能堅持半個小時了,也就是說,咱們所有重裝備和輜重都要放棄了,半個小時以內,咱們必須脫離跟魔物的戰斗,撤退到安全區域……哦,我剛剛都急糊涂了,忘跟您介紹了:許團長,這是二連連長吳超同志。”

    許巖望過去,旁邊還有一名陌生的上尉軍官,后者敬禮:“許團長,您好!我是二連長吳超!”

    “你好,吳連長!”

    不是客氣寒暄的時候,許巖問耿俊:“團部怎么回事?撤退這么大的事,怎么來得這么突然?僅僅半個小時,一點準備時間都沒有。”

    “團部也是剛知道日本軍撤退的消息,對方故意對咱們隱瞞了消息,用心很歹毒,他們存心是讓我們墊底啊!小日本真是狼心狗肺,恩將仇報……”

    許巖聽得心煩,他搖頭道:“別罵了,罵也罵不死日本人!那么,撤退的車輛夠嗎?”

    “如果按正常,座位肯定是不夠的,但現在是緊急情況,也顧不上那么多了,只能安排部分戰士坐車頂上,能運走人就行了。許團長,我剛和吳連長商量了,讓您領著吳連長的二連在前面開路,我帶著一連掩護和斷后,您覺得這個方案行不行?”

    耿俊說是請示“行不行”,其實卻是根本沒打算聽許巖的。還沒等許巖表態呢,耿俊已經一揮手:“來人,送許團長上車!”

    當下,幾名戰士過來,將許巖抬上了一輛裝甲運兵車里,把他扶穩坐好。許巖全身虛脫,也只能苦笑著被他們擺布了。好在他也知道輕重:現在時間就是生命,自己職務雖然高,但論起緊急撤退時的組織和調度能力,耿俊這種久經歷練的基層軍官能把自己甩下九條街。自己乖乖服從安排不挑事就是對他們的最大幫助了。

    北風呼嘯,大雪紛飛。雪白的探照燈光柱穿透雪幕,在陣地上地梭巡著,十幾輛汽車——運兵卡車、戰地越野車、裝甲車——在空地上排成了長長一隊,汽車聲、哨聲和遠處的炮彈爆炸聲混成了一片,到處都是奔走的人影,到處都有人在呼喊,場面十分混亂。

    遠處的陣地上,不時閃過步槍開火的亮光,傳來了槍聲,顯示陣地上依然有士兵在堅守和斷后,掩護著大部隊的撤退。最后幾名士兵是一邊回頭開槍一邊跑,在他們身后,已能看見魔物綠幽幽發光的眼睛了,凄厲的咆哮一陣接著一陣。

    “噠噠噠噠噠!”車隊里所有戰車的機槍一起開火,將追得最近的幾頭魔物給掃倒了,掩護斷后的幾名士兵上車。

    大雪的夜晚,滿載著士兵的車輛一輛接一輛地出發,消失在紛紛的雪幕中。

    許巖安靜地坐在靠椅上,身體隨著車子的前進而有節奏的晃動著。他打量著同車的士兵們:士兵們跟自己差不多,也是同樣精疲力竭了。他們很放松地癱坐在座位上,槍支隨意地擱在椅子邊上。

    好像顧忌著許巖這個軍官在場,士兵們沒有大聲說話,只是在低聲地聊著天。忽然,有人“咦”了一聲:““哎?咱們班的劉子上來了嗎?怎么沒看到他?”

    “劉子是不是上其他車了?誰見到他了?”

    “糟糕,咱們該不會是把劉子拉下了吧?”

    發現少了個同伴,士兵們都慌亂起來了。這時,角落里有個低沉的聲音說道:“不用找了,劉子……他沒了。”

    “啊?大鋼,你說什么?劉子怎么了?”

    “剛剛撤退時候,我看到有人在二號屋旁邊那邊摔倒了……他一下就倒下了,幾頭怪物立即就撲過來了。當時我看那身影,那人……有點像劉子。”

    沒人說話,士兵們的表情都變得十分沉重。寂靜中,外面的機槍射擊聲顯得十分清晰:“噠噠噠……噠噠……噠噠……”那是車頂上的警戒槍手在射擊追近的魔物,拽光彈閃爍著,照耀著外面的漆黑。

    沉寂中,有人從口袋里拿出了香煙,分發給同伴們,士兵們一個接一個拿過煙。在輪到許巖的時候,散煙的那個兵遲疑了下:許巖是軍官,還是大領導,他有點不敢冒昧。

    許巖明白他的顧慮,主動伸手接過了香煙:“不要小氣,也給我一根嘛。”

    看到許巖主動接過煙,那士兵頓時笑了:“許團長說笑了。您這樣的領導,肯抽我這低檔煙,您這是賞我臉呢!”

    他湊過來幫許巖點煙,周圍的士兵也顯得松了口氣,看許巖的眼神顯得親近不少。閉塞的車廂里,眾人共同吸著煙,空氣中充滿了槍油味、火藥味、香煙味和男人的汗酸味,都感覺彼此親密了起來,這是一種屬于戰地同袍才能體會的特有氛圍。

    “許團長,”一名士兵望著許巖:“能跟您說句心里話嗎?這一仗,咱們打得真憋氣,我真的不服氣!咱們打的好好的,偏偏卻給印度人給連累了,被弄得這么狼狽地逃跑!”

    頓時,車廂里響起一片痛罵的聲音:“是啊,這幫人太可惡了!”

    “干這種缺德事真是生兒子沒**的!讓老子碰到那幫龜兒子,非得一槍崩了他們不可!”

    許巖并沒有出聲和士兵們一同痛罵,他只是默默地坐在座位上,安靜地抽著煙,平靜地凝視著煙頭上紅亮的亮光,默默地想著心事。

    比起周圍的士兵,許巖心里其實更為憤怒,他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自己竭盡全力地守衛一個營級陣地,斬殺魔物過千,單槍匹馬地足足堅持了一個多鐘頭。

    這樣孤膽英雄的奇跡壯舉,如果今晚會戰的結局是人類勝利,那自己肯定會變成力挽狂瀾的英雄,功勛滿身,載譽而歸。

    許巖不是虛榮的人,但他畢竟還是青年,也有青年人該有的榮譽心,希望自己的努力得到世人的承認和贊譽。可是,就因為幾支印度部隊的潰逃,導致了這場全軍大崩潰,自己的努力變得毫無意義了——在這種近十萬人規模的大潰敗中,誰會在意許巖一個人斬殺了多少魔物,或者堅守了某個陣地多久?

    修真者很強,但終究還是無法逆轉天命和大勢啊。

    這次撤退,要撤到哪里呢?又經受了一場大慘敗,日本人還有力量建立起保衛東京的第二道防線嗎?這第二道防線,要在哪里建立呢?

    士兵們正罵得起勁,突然,他們齊齊停了口:剛剛一直轟隆的炮聲,突然停止了。在這突如其來的安靜中,眾人都是臉色變色。

    “咱們的炮兵,怕是也撤退了。”

    有人輕聲說,眾人都是臉色凝重。大家都明白:剛剛的撤退之所以能這么順利,完全是因為后方的炮火阻攔和消滅了大部分魔物。

    現在,掩護的炮火已經沒有了,撤退的車隊毫無遮掩地暴露在海一般的怪物浪潮面前了。 (梨樹文學http://www.sejzcq.live)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老豬的小說我家的大明郡主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我家的大明郡主最新章節我家的大明郡主全文閱讀我家的大明郡主5200我家的大明郡主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老豬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快乐十分历史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