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字號: 特大     
選擇背景顏色:

破滅天道 第二百四十四章我是誰?

本章節來自于 破滅天道 http://www.sejzcq.live/114/114176/
    第二百四十四章我是誰

    有了一次經驗,再進到芥川里,云朵知道怎么躲過那些空間裂縫,不管裂縫多么猙獰,他總能順利從外圍進入。

    進入芥川后,云朵是一直奔著西方而去,當然,在進入芥川不久,在門戶附近,他又找了個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地方,悄悄安放一個鴛鴦傳送陣的母陣,而后云朵才隱入纖塵中,操縱纖塵向西而行。

    在芥川內修為被壓制到煉氣期,但這里的巨獸太厲害,云朵還沒有把玉骨冰肌功練到頂級,面對大群巨獸他才是渺小的存在,所以直到進入空間后,才覺得安全。在空間里,他終于恢復金丹修為了。

    運轉靈氣適應了一下突增的修為,感覺說不出的舒暢。雖然他也是從煉氣期過來的,但剛才在外面那種練氣期感覺很不好,仿佛長大成人后,突然又變成嬰兒狀態,軟手軟腳的力氣,像是才大病不起。如今能恢復正常,病后重生一樣,感覺忽然有了一個新世界。

    這世界確實是新世界。

    纖塵是云朵主要發展的一個隨身空間,這空間沒有曼珠、沒有錦程,但這里是云朵最私密的空間。除了他自己,誰也不知道他擁有這個可移動空間。而其他兩個空間,人一旦進入后,空間位置是不可移動的。在哪兒進的空間,出來后就是哪兒,位置不可改變。

    這空間如今建設的很好,放眼望過去,大地上數百個傀儡在移動,它們都是在主控系統指揮下,幫助云朵建設完善空間的。空間里種著大片農田,在幾個山頭上建造了數個華宅美居。而緩坡草原丘陵上養殖著牛馬羊,以及少量的食草類靈獸

    這里沒有高山沒有大河,全部地形都是起伏的丘陵,丘陵中零落點綴著大大小小的湖泊水洼。山丘頂部密布巨樹森樹,森林中的空地就是云朵建設的塢堡型、城堡型居所。

    這些居所都不高,一個人居住四五層足夠了。而圈起來的城堡塢堡空地,則堆滿從芥川撿來的金屬件。只是這些堆起來的金屬件,偶爾看起來像是垃圾山。

    現在云朵也沒功夫收拾庭院里的雜亂,他小心翼翼的操縱著纖塵,向不遠處的雪嶺峰頂走去。

    芥川內四季如春,在這樣四季如春的地方有常年不化的雪山,這意味著對面的山峰海拔至少在七千米以上,唯有這樣高度的山峰,才能在溫暖地帶,維持常年不化的的雪線。

    纖塵行進到半山腰的時候,山峰開始變大,風刮過林梢發出嗚咽聲,越往高處走,風聲越大,攀行需要的能量也越多。云朵已經打開了第三個能量環,用三分之二的力能量行進,以抵御山林間的狂風。

    幸好纖塵是內里乾坤的隨身空間,從外部看它體積如同一粒灰塵。質量小它需要的推動力就很少。當初設計纖塵時,云朵設計了五個動力盤,每個動力盤有五個檔位。當使用第一動力盤操縱時,零檔位完全無動力,隨外面的風在空中飄蕩。如此一來,當遭遇到化神以上級別敵人時,可以像一粒真正灰塵一樣完全隱藏氣息。

    第一動力盤其余幾個檔位,也不使用靈氣作推動力,那幾個檔位的作用只是輕微改變纖塵的外形,比如讓纖塵外表鼓出幾個凹凸,使得它像滑翔機一般,可以順著風勢操控飛行方向;亦或者可以像火乍彈一樣伸出頂部尾翼,螺旋狀直墜地面

    第二動力盤使用風系靈氣作為推動力,包裹著纖塵前進。但這推動力很微小,如果元嬰以下的修士,靈識不是恰好落在這粒灰塵上,可能會以為這是空氣里的自然風

    第三動力盤以上的推動力,則開始使用火靈氣,把纖塵如同火箭一樣向前推進。檔位越高動力輸出越大。但總體來說,因為纖塵質量小,只需要很小的動力就可以加速到超音速、到亞光速好吧,第一宇宙速度就可以讓纖塵飛出星球。所以纖塵速度的極限肯定低于第一宇宙速度。至于在本星球用亞光速飛行,這個,神仙也是做不到滴。

    纖塵質量小,同時也意味著外力很容易改變它的運動方向。為了抵御外力,云朵操縱時必須經過海量的計算,這對于神識來說是極大的負擔。

    這是一片完全陌生的區域,為了防止被吹到莫名的地方迷失方向,云朵當機立斷關閉纖塵,而后跳出纖塵,來到了積雪不化的山坡上。

    四周裸露的巖石掛著片片冰霜,褐色苔蘚勉強爬上了像樣的巖石面。云朵目光稍停這些苔蘚是月光蘚,是延壽藥材的一味主藥。可惜大多數苔蘚都因為缺乏水分,而顯露出干枯的褐色。

    周圍溫度極低,云朵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決定不去采摘那些月光蘚。他現在還用不到延壽藥,就讓那些月光蘚自在的生長吧。反正知道了地方,需要時再說。

    再往上走,風勢越拉越大,即使金丹修為也差點站不住腳。在九千米之上,山上酷寒,周圍完全看不到裸露的巖石,完全是冰雪世界,而這種冰雪酷寒是持續性的。必須持續的運轉靈氣,保證身體的溫度。

    繼續走上數百米,云朵干脆從纖塵里取出防寒衣物套在身上。雖然這些防寒衣物對于修士來說作用并不大,但哪怕有一點作用也好。他如今修為被壓制到煉氣期,持續運轉靈氣下,萬一遭遇強大的妖獸就危險了。

    為了抵御極冷酷寒,云朵用圍巾密密的裹住臉部,連眼睛也罩上了護目鏡。在這時候,云朵原先制作的鎧甲顯然不合用了。金屬的散熱性過強,熱量流失過大,在這個冰雪環境里使用,幾乎是找死。

    越過九千米高度,周圍變成白色世界。白雪茫茫中,肉眼看過去只見一片閃動亮光。前路在哪里,必須用神識不斷探查,才能發現白亮亮光線下覆蓋的道路。

    突然間,云朵感覺到神識刺痛,他毫不猶豫發動防身符箓,低低發出一聲哼。這聲慘叫透過厚厚圍巾,變成一團弱不可聞聲響雪山之上,稍微大點的聲音就能引發雪崩。

    幾乎在瞬間,云朵向神識遇襲方向一揮手,空氣中出現一道細細鋸齒形閃電,這道閃電閃過前方虛空,隨著噼里啪啦的藍色電弧聲,寒冷的空氣里,模模糊糊的出現一尊純粹由水元素組成的冰釣。

    挨了一擊霹靂,冰雕快速扭動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光芒,這光芒眼見的越飛越遠,云朵手指彈動,離水訣發動。閃動的光芒凝立,又迅速倒飛入云朵掌心。

    一條長長的,如同蛇一樣的冰雕出現在云朵手中。只是冰雕外表暗淡,仿佛做了啞光處理的不銹鋼。

    “三階冰蛇,蛇皮蛇骨,是配置隱身符的好材料,這種冰蛇天生帶有隱身符文,好東西”,云朵一翻手,將冰蛇收入纖塵中。

    這是送上門來的外財啊

    冰蛇不會發出神識攻擊,云朵剛才感覺到神識受損是了,明白了,這里已經是極度深寒。

    極度的深寒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在極度深寒下,普通人最多只能活動三分鐘就會因心臟衰竭而死亡。修士要好一點,但也就比普通人多活動片刻。

    在這種情況下,神識外放也是一樣,因為氣溫與體溫之間相差數百度,所以神識放出去,這么大的溫差也會讓神識受傷。

    云朵四處打量,目光一個個標記腳下。找到一點避風處,快速將纖塵甩出去,固定在冰縫里,而后快速鉆進纖塵暖和一下。等暖和過來,馬上跳出纖塵,尋找下一個蛙跳點,將纖塵繼續甩出固定,而后艱難跋涉到纖塵附近

    這種蛙跳時前進法極其耗時間,以至于沒多久天色就黑了。云朵干脆跳入空間,進入空間里的城堡廚房,取出一大塊三級靈豬肉,點燃廚房灶火。

    剛剛燃起火苗,鑲嵌在行軍爐上的一塊中品靈石迅速變灰,只聽輕微的一聲啪響,那塊中品靈石變成一堆灰燼。

    這還不算完,城堡內控制纖塵溫度的陣法,一塊一塊上品靈石慢慢變灰,不一會兒的功夫,原先鑲嵌的十塊上品靈石已經報廢了七塊。

    幸好這是在纖塵里,如果在外面宿營的話在外面修為被壓制到煉氣期,這里的環境對煉氣期絕對是必死之地。

    云朵肉疼的從懷中取出三塊仙晶,將仙晶鑲嵌在纖塵法陣上,低聲嘟囔:“可惜啊,這玩意是不可復制的東西,用一塊少一塊啊。”

    用仙晶作為能量源,驅動纖塵法陣后,果然消耗減少到微不可查,環境溫度上升了許多。再回身,爐子上鑲嵌中品靈石后,因為環境溫度高了,消耗也降低許多。

    靈豬肉、干豆角、干筍,再加上一些類似土豆一樣的東西,香氣撲鼻的紅燒肉出爐了,在這極度深寒的環境里,一碗熱氣騰騰的紅燒肉,簡直是人間極樂。

    纖塵里溫暖如春,大約是零上二十六度,而纖塵外的溫度是零下三百五十多度左右。這時候的纖塵就像一粒炭火掉入雪堆,正在深深地往冰層深處墜落。而數百度的溫差,令纖塵所在的冰塊,在冰天雪地里冒出筆直的白煙。幸好纖塵細小,這股蒸汽形成的白色霧柱容易被風吹散。

    云朵愜意地咬一口肥而不膩的靈豬肉,感覺淡淡的靈氣一點一點的滲透到經脈,幸福的長喘口氣,感覺唾液增加了許多。

    這頓紅燒肉是用靈餐形式制作出來的,不僅有凡俗界紅燒肉特有的香氣,還增加了幾味珍貴藥草,一碗紅燒肉吃下去,藥效相當于一顆上品補靈丹,而且沒有丹毒殘余,實在是居家旅行必備伙食。

    纖塵外的冰晶突然劇烈抖動,一團金光騰地升起。云朵在外布置的防御法陣自發射出無數金針,金針似乎撞到了什么物體,發出一陣陣噼里啪啦,如雨打芭蕉似的密集聲響。隨即,冰層發出危險的碎裂聲

    云朵恍若未聞的繼續吃肉喝湯,等洞口連續發出六七次碰撞聲,云朵依然端著碗,神色如常、不緊不慢的品嘗著他的紅燒肉。一邊輕輕搖頭,一邊自語:“有時候啊,對有些事情不必太在意。”

    即使纖塵陷入冰層深處也不怕,因為纖塵是可移動的,是可以化身微型火箭,再厚的冰層也能飛出去。從某種程度來說上,纖塵在冰層里飛行,反而更容易掌控方向沒有外力影響了。

    話音剛落,洞口再度發出劇烈撞擊。劇烈撞擊聲中,云朵悠悠自語:“不是所有的敲門聲都需要回應,有時候,不必在意自家大門的響聲。”

    洞口外的冰層里,有什么透明東西再度撞擊纖塵上,像一股颶風沖著冰晶沖來,可是冰晶如同銅墻鐵壁,在颶風距離洞口十余米的地方,洞口就發出微微的閃光,隨著颶風越接近洞口,陣法運轉的光亮,越是強烈。

    話里透出的寂寞,有如實質。

    慢慢的咽下一口紅燒肉,鮮香的靈獸味溢滿唇齒。

    這時候唯有紅燒肉才是生活,昔日的生活與回憶。

    外面的動蕩與碰撞,那只是煙云。

    冰層上設置的防御陣法繼續運作,金光連續閃動,無數金針向外濺射,射出的金針像金屬墻一樣向外推進,撞擊洞口的物體因此凸現出來那是一條透明的、似乎完全用冰元素組成的冰蛇。

    無數金針擊打在冰蛇身體上,穿透虛無冰蛇體后,發出陣陣碎裂的冰屑,冰屑在空中形成淡淡的冰霧,但緊接著,冰霧在寒冷的空氣中化為無影無蹤空氣。

    冰蛇劇烈扭動著,似乎想躲避暴雨梨花針的打擊,可無論怎么躲避,金針如水銀瀉地一般向前推進,冰蛇扭動的很快,身體在空中只留下殘影。但即使對方速度快如閃電,一閃一閃的出沒與冰層中,依然閃避不了鋪天蓋地的金屬風暴。

    幾輪過后,冰蛇已體無完膚,閃動的身體光芒暗淡,再度向纖塵撞來時,冰蛇的身體已無法完全隱身。那如同晶體般的身體隱約可見,再看到它撞擊洞口的動作,已不是純用頭部尾部了。

    又一次撞擊過來,劇烈的撞擊聲中,云朵看了看纖塵陣法中的仙晶,果然仙晶的能量龐大,這么巨大的能量耗費,居然完好無損。

    云朵布設的防御陣法,基本沒有什么使用時的修為限制。出于云朵陰險的性格,他設置的防御陣往往不單純是防御。其中必然蘊藏兇殘的反擊。

    比如這套金光陣,不單純是金系防御陣,其中還蘊含了一些低階光系法術,因此濺射出來的金針,可以用光速移動,冰蛇一類等級的靈體、靈獸,根本無法躲避。

    外面這條冰蛇是冰靈體蘊化,已經到了四階修為,因而凝聚出實體。攻擊時可以化實為虛、化虛為實,身體在虛實間任意轉換。是修士極為頭痛的一種妖獸,練氣修士遇上這樣的妖獸,基本是個死字。

    冰蛇撞擊的頻率越來越慢,兩次撞擊的時間越來越長。等云朵吃飽了肚子,撞擊聲變得慢慢悠悠有氣無力。但即使這樣,聲音依然沒有個止境。

    冰蛇睚眥必報,一旦咬住敵人不死不休,是修士不愿招惹的敵人。

    云朵走到了纖塵的觀察口邊,透過操控臺上的屏幕,觀察外面的動靜。

    纖塵外,冰蛇身體已經隱藏不住了,只見一條粗大的冰蛇盤繞在纖塵邊,身體似乎完全由冰組成,但周圍的冰層卻也存在完好。冰層與冰蛇同時存在,互不影響。這就是無相冰蛇,一旦為敵不死不休。

    蛇身水桶粗細,鱗片遍布針孔,蛇頭無力低垂,水晶色的豎瞳茫然無措,似乎無法決定是走是留。

    冰蛇身子縮了縮,蛇頭左右轉了轉,淡灰色的分叉舌頭吞吐,蛇頭扭去,沖離開的方向伸展身體,一副準備放棄的模樣。

    誘敵還是真放棄

    云朵揮手間,冰層周圍的冰晶無聲無息消融這是離水訣。

    緊接著,他一個閃動,到了外面,到了蛇頭附近,伸手一掐冰蛇的七寸,奮力一抖手腕,冰蛇虛無之間的身體像波浪一樣起伏起來這是斷水訣。

    于是,那透明蛇體原地消失。

    殺四階妖獸如殺雞,這是如今云朵的實力。

    即使他如今的修為被壓縮到煉氣期,但只要被他手挨上的東西。離水訣、震水訣、斷水訣連續施展,哪怕是練氣修為,也阻擋不住他滅敵如殺雞。

    可云朵如今的實力不僅如此。

    再度回身,沒有見云朵有什么動作,在云朵四周閃起了密集的電網。

    噼里啪啦的霹靂電網中,一條更粗大的冰蛇,身軀隱約可見,這條冰蛇被雷電劈中后,奮力一扭身,周圍騰起了白色的冰霧,盤起了身軀,快速彈起來以這一條冰蛇的智商,它并不知道水是導電的,而冰的導電性能比水更強。

    剎那間,云朵第二擊形成的電網落下來,那條身軀隱藏在冰霧中的冰蛇,半伸展著的冰軀抽搐起,動作變得更加扭曲。原本準備快速彈升逃走的姿勢,因這記閃電擊中了體內神經組織,而轟然墜落。

    冰蛇的身體砸在雪地上,冰蛇陡然間像是服用了一顆靈氣丹,冰軀埋入雪地的部分憑空消失。昂起的舌頭開始閃動暗淡光芒,并越來越亮。

    云朵身體一閃出現在冰蛇身旁,他笑瞇瞇的伸出手,興奮的喊道:“五階冰蛇王啊,我終于等到了你,還好我沒有放棄。”

    被云朵手挨到,自然是憑空消失,并進入了沙塵空間內。

    沙塵空間里,曼珠剛剛打坐完畢。冰蛇一進入,立刻被幾十尊傀儡包圍,這些傀儡操縱著木系法術與體系法術,將冰蛇活活束縛住,而后剝皮抽筋。

    經過了芥川的搜刮。如今云朵已不屑馴養靈獸了。再加上,如今人類已經與妖族和解,他也不好意思見妖獸,就把對方變為奴仆。

    所以,對待妖獸的最好方法就是毀尸滅跡。

    在沙塵空間內,那條五階冰蛇已被傀儡們分割完畢,鮮美的冰蛇肉儲存起來,蛇皮剝下蛇骨分段保存,毒牙制作無影箭好東西,需要收藏。

    冰蛇的毒腺囊是最好的陰人工具,需要特別保存。

    宰殺冰蛇王后,云朵催動貔貅珠,將貔貅的氣味散發出去,告訴附近的妖獸:大雪山的新王誕生了,如今,我才是大雪山的妖獸王。

    冰寒的天氣讓神識無法延伸太遠。可氣味這個東西與神識不同,云朵的神識如今只夠伸展在體外五十米,但他的氣味卻可以擴散到方圓一百里范圍。

    當然了,因為全力催動貔貅珠,云朵也有了一些妖族的屬性,方圓一百里的妖獸氣味,同時飄入他的鼻子中這不是人間修士的本領,純屬妖獸本能。

    當他的威壓代替了冰蛇王擴散到那些妖獸鼻子中,云朵感到大多數妖獸立馬表現出順從,有一些妖獸稍稍頑抗一下之后,也立刻表現出畏縮的神情

    修行一天后,等畢克等三個有靈智的工具,制作出合適的保暖設備。云朵才能繼續上路。

    先用上等的云蠶絲紡織成后世所知的布料圖案,布料內填制火屬性的鳥類羽毛,制作出一件上品羽絨服,當然,這羽絨服上也增加了許多防御符箓。

    腳上的東西也要有品質,至少鞋底需要加上鞋釘防滑。

    鞋釘用潴龍犬牙制作,鞋子的皮質采用高階火系妖獸皮,鞋幫需要高腰,需要稍稍定型才能柔軟而堅固。行走在冰面上不容易打滑,以及崴腳

    裝備齊全后,繼續往高處攀登,不再感覺到熱量散失過快。唯一遺憾的是,越往高處走,神識越無法放出體外。到了萬米高處,神識已完全縮回體表。這時候,云朵如同一個凡俗武士,只具備基本的防身能力,無法預判身外的危險。

    對于修士來說,身外十幾米的距離并不是安全范圍。以金丹修士的攻擊速度度量,距自身三余里范圍外,才是安全距離。這就跟安全車距一樣,低于這個距離,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判斷,雙方已相互接觸了。

    所以,接下來的行程云朵走的小心翼翼,他先放出一尊傀儡,讓這尊傀儡在他前方五里進行探查,自己通過靈魂連接,透過傀儡的眼睛看世界。等這尊傀儡關節凍僵,云朵馬上把這具傀儡收入空間里,重新替換一具新傀儡探路。

    這一番折騰把錦程徹底吵醒。沙塵空間內,曼珠建議:“不如制作一具木傀儡,木傀儡身體比較輕,可以漂浮在雪面上”

    空間里的錦程馬上插話:“然而,木傀儡經不起狂風這山頂上的風可真大,你確定要制作一尊木傀儡”

    木傀儡身體脆弱,幾乎沒有什么防御能力。但消耗少啊,一些不怎么昂貴的材料,就可以制作出一個一次性,只探路的傀儡。

    “我其實想不通呀,你明明有可移動的飛行器,為什么你不躲入飛行器里,安然度過這大雪山,偏偏要用腳來丈量地形,不理解呀不理解。”

    “書中得來的東西,遠遠不如親身感受來的震撼。我需要親身的切膚感受,不是閉門坐在家中想象。從空中度過大雪山,這座雪山就是我記憶中的過眼云煙,但如果我用腳步丈量,記憶就是我的刻痕,不可磨滅的刻痕。

    再說,信息來自交流,沒有跟環境之間的交流,怎可能體驗世情百態”

    錦程啊了一聲,略略沉思了一會兒,馬上贊嘆:“你說的好有道理耶體驗世情百態,你這是為化神做準備不錯,宅在家里,無法突破元嬰,躲進深山里,除了變蠢,也成不了高人。”

    云朵隨口繼續逗趣說:“沒錯。所謂避事高人,所謂山中智者的說法,純粹是智商不在線。我一聽人張口說什么世外高人,我就知道這人是蠢貨,因為這句話,就是蠢貨的標志。

    信息來自與交流,知識需要不斷更新,否則必然老化。據說,人世間知識老化的速度,是以七年作為標準。每過七年知識翻新一次,這叫

    好吧,簡單說:躲進深山裝高人滴,必定是騙子。因為唯有大城市賺錢的機會才多,因為它的需求多嘛。深山里沒有信息交流,連今夕何夕都不知道,他知道明天是月圓月缺知道今日的大海是大潮小潮”

    接下來,云朵的樣子很奇怪,他站在那里常常自言自語,等三位工具靈器將傀儡木人送出空間,云朵還在自言自語著什么。

    不過一路行來,大家也習慣了云朵這種狀況,她們隱約猜測到:云朵可能是在跟自己的傀儡交流。

    岳森大陸的傀儡術已經衰弱,所以,大多數修士并不清楚傀儡術的內容。

    據傳聞,所謂的傀儡多是受主人控制,替主人做事的工具而已。它們對主人唯唯諾諾,只能按照設定的程序一板一眼,不可能與主人實現雙向交流。

    不過,云朵擁有的傀儡,自主意識比較強烈,似乎擁有自己一定的智慧與判斷力唯有這樣,才可解釋云朵那種自言自語狀態。

    新制作的木傀儡是蜘蛛造型。

    在萬米高空,狂風中蜘蛛重心很低下盤很穩。

    眼見的傀儡蜘蛛轉過山彎,消失在冰雪背后。云朵手一揮,像是在招呼同伴,但實際上是獨自向前方攀登。

    這時候,即使有最完善的防寒服,云朵如今煉氣期身體也感到渾身刺痛、舉步艱難。

    明明已經是金丹修士了,已踏入仙人行列,可是面對大自然的天道,這一刻,脆弱的如同凡人。

    翻過一塊冰棱,替身傀儡在前方大約一里,傀儡繼續往頂峰攀登。但之后再沒有視線障礙。一眼望過去,綿延的雪層冰棱一直延伸到天際頂處。白茫茫一片中,唯見到木傀儡晃動的背影。

    木傀儡越登越高。狂風中,木傀儡的身體不斷抖動,可它像是不倒翁一樣,雖然東搖西晃,下盤卻很穩,雖然移動緩慢,可是一直在移動。

    晃眼間,對方已經接近了山頂。

    云朵從回憶中驚醒,發覺他距離木傀儡有三里遠了。這個距離是極度深寒環境下,靈魂交流的極限。木傀儡如果再拉開距離,他就要與這個傀儡失去聯絡了。

    雪山頂上不能高喊,怕引起雪崩,狂風讓云朵扭不過去頭,他只能伸手在空中舉了舉,感覺這個動作毫無意義,只好提起一口靈氣,快速竄入前方淺淺冰溝內。趁機再提起一口靈氣,快速竄出去尋找下一條冰溝,向上不斷攀登。

    如此快速移動,靈氣消耗極大。

    接下來的山崖坡度超過七十五度陡峭。這種坡度幾乎可以說是垂直。在木傀儡走過的路線上,木蜘蛛每走一步,都在冰雪面上用八只爪子扎下一根木釘,順便從腹部牽出一根蛛絲,布下登山繩。

    云朵左手食指勾上一根木釘,稍一借力,像沒有重量一樣飄升五六米,緊接著,他的右手食指,勾上了前方另一顆木釘。

    兩次借力間,云朵的靈氣轉換非常快,但他感覺到周圍靈氣沒有補充,體內靈氣漩渦雖然快速旋轉,可是沒有吸到一點外界靈氣。偶爾靈氣漩渦接觸到周圍冷氣,立刻退縮回來,只能夠在體內,更加瘋狂地旋轉,而后從經脈里一點一點的壓榨靈氣。

    連續幾個喘息之間,云朵追上了木傀儡。與木傀儡保持一百五十米的間距,云朵以木蜘蛛相同的速度繼續攀登。這時候,他感覺比進行一場越級挑戰還要艱難。體外的空氣似乎突然變得凝實、沉重,開始壓迫他的肌膚。

    他像挑了千斤重擔一樣,每前進一步,都要動用全身靈力。甚至,不得不動用可憐的一點仙元力進行輔助。

    貔貅珠上的仙元力跳動的很快,每跳動一下,云朵都感覺太陽穴上的青筋也在隨著跳動。此刻他早已屏住了呼吸體外徹骨的寒風果吸入肺內,會將他的肺部冰凍成玻璃。

    對于仙人來說,屏住呼吸十天半個月,應該不是難題,如果采用特殊的功法,仙人甚至能夠保持龜息狀態長達數年。但這一刻,因為借助不到任何外力,云朵簡直是在與周圍的大自然抗衡,所以,他心跳的很快,感覺心臟似乎要從體內跳出來。

    再向前幾步,云朵感覺到嘴中出現一絲咸腥味。

    在正常世界中,凡人攀登到如此高度,每天體力能攀登的高度是八十米左右。仙人們比凡人好一點。但每攀登超越凡俗人一倍距離,付出的體力代價,超過凡俗人的十倍。

    今天的云朵已經攀登了五百米高度。這五百米他走了整整一上午,當站在高峰之上,抬頭仰望更高的山梁,心中涌起一股豪情。

    寒冷算什么,攀登的艱難算什么,修行大道就是考驗,修士的堅韌,就是要挑戰所有的不可能。

    我不能再邁出一步了嗎我偏要再邁出一步試試。

    這一步邁出,我到此為止了嗎不,我偏要再邁一步。

    身上的重壓似乎越來越沉重,而就在這咬牙的堅韌中,感覺修為的壁壘逐漸松動,感覺神識流動的速度似乎越來越快,越來越龐大。

    跟著木傀儡,再度走上下一座高峰,云朵幾乎將自己靈脈中,每一絲靈氣都壓榨出來,依靠著腰中牽引繩,堅決的向前邁進,同時,更瘋狂的運轉著靈氣漩渦。

    多少年不曾流汗了。

    壓榨出最后一絲體力的云朵,感覺幾滴汗水從發髻間留下。

    隨著汗水越流越多,他的眼睛被汗水模糊。

    恍惚之間,身畔似乎飄來幾朵白云,濃濃的霧氣隨即籠罩了他的身影。

    蜘蛛就在前方。

    腰間的牽引繩是上品蛛絲制成,盤在蜘蛛腹內的蛛絲經過符箓加持,可以延伸到二十里長短。這牽引繩其實是一件法器,名為束仙索,

    云朵感覺到束仙索另一端越來越沉重。他嘗試著催動最后的仙元力,準備用仙元力牽引另一端的蜘蛛。

    當這一絲仙元力灌入束仙索中,云朵耳邊突然炸響了一聲霹靂。

    “我進階了嗎不對,我剛剛進入金丹期初期,頂多是金丹中期,小進階怎么會有天劫呢”云朵在霹靂中,模糊的懷疑著。

    這時候,云朵體內所有靈氣,包括不多的仙元力,甚至體力都已經壓榨而出。他還能站著,但這一刻他如同凡人。

    這一刻他甚至不如凡人,因為他只剩下動動指頭的力量了。

    外界沒有進階的靈氣涌入。

    這時候,如果有其他人也攀登大雪山,會看到云朵走入了白云中,而后晴空萬里,突兀產生了一聲炸響。

    這聲炸響類似雷擊,但天空中并沒有電弧出現。

    這聲霹靂仿佛是一個開關,大雪山頓時雪崩了。

    雪崩引起的迷霧籠罩了整個天空。等持續一天的雪崩終于平靜,山峰上空空蕩蕩,沒有白云,沒有云朵,也沒有那尊傻乎乎的傀儡蜘蛛。

    也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在哪里,一片青草綠綠的山坡之上,一位長相憨厚、皮膚焦黑、體格粗大、五官沒什么特色的十五六歲少年從迷蒙中醒來。

    他四處望了望,感覺有什么東西丟失了,感覺有什么東西記起來了他記起了自己,他有了自我意識。

    我是誰我在那里我從何處來我在做什么我為什么躺在半山坡我準備做什么我要去哪里我

    離他不遠的草叢里,突然竄出幾個衣衫粗糙的農家孩子,見到坐山坡上迷迷糊糊的少年,農家孩子陡然站住,大喊道:“大牛,你把牛弄丟了你放的牛呢好哇,我告訴你娘,讓你娘好好揍你一頓。”

    名叫大牛的憨厚少年下意識的反駁:“不,我不叫大牛,我叫云朵”

    “啐裝什么象大牛,你以為你裝的不是大牛,就能逃過一頓打哈哈,你把你家牛弄丟了,這下你慘了。”

    另一個眼尖的孩子,發現大牛手里抓著什么東西,尖聲喊道:“大牛,你在玩木偶,忘了放牛是吧趕緊把手里的木偶給我玩,不然我向你爹告發。”

    大牛傻傻的低頭看了一眼。

    自己手上抓了一個蜘蛛形木質玩具,蜘蛛腹內延伸至形似蛛絲的纖細銀白絲。這根銀白色絲線不知什么材質,像是蠶絲,更像蜘蛛絲不,完全是蜘蛛絲嘛。細細的,從木蜘蛛腹內吐出,無論怎么拉,腹內吐絲不斷,一松手,蜘蛛絲馬上縮回腹內,只留下一點點繩頭在外。

    露在外面的繩頭斷裂處一片焦黑,仿佛被煙火燒過熏過。

    再看那尊木質蜘蛛,這木蜘蛛仿佛是微縮版的小蜘蛛。不僅外形雕的活靈活現,捏在手中,木偶仿佛有心跳有呼吸,軟軟的,但又有蜘蛛殼的堅硬,仿佛活物般充滿生氣。

    大牛舉起左手撓了撓自己的頭皮,他把左手放在眼前仔細看了看自己的手,右手抓著蛛絲與木蜘蛛。心念一動間,蛛絲連木偶憑空消失。

    大牛傻傻的望了望四周,再低頭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右手,憨憨的自語:“牛呢我在放牛我怎么會放牛我的牛呢”

    大牛像夢游一樣站了起來。他一扭身,走向山坡背陰處。

    他不知道為什么要向那里走,但感覺他必須向那個方向走。

    在大牛身后,那群孩子繼續尖叫著,用各種語言恐嚇大牛,要大牛交出他的木偶玩具。

    “大牛,你把蜘蛛藏哪里了給我玩,不然我告你爹。”

    “對對對,大牛,不給我們玩蜘蛛,我們就去告發你,告訴你娘你不管牛自己玩,你把牛弄丟了哈哈,你今天要挨打了,你吃不上飯了,你要餓死了”

    “大牛,你也配玩玩具趕緊,把蜘蛛給我。不然我告你爹你有私房錢,你用私房錢買玩具了,你死定了”

    本章完 (梨樹文學http://www.sejzcq.live)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赤虎的小說破滅天道僅代表作家本人的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內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處理!
破滅天道最新章節破滅天道全文閱讀破滅天道5200破滅天道無彈窗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版權歸作者赤虎所有。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請聯系我們,我們將支付稿酬或者刪除。謝謝!
梨樹文學
快乐十分历史最大遗漏